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望谟 » 图说望谟

杨梅——味蕾的乡愁

   点击量:次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有一种水果,它俏娇如二八佳人,欲遮还羞地挂在枝头,那神态正如当年送你出村口的邻家阿妹。又是一年杨梅熟透,是不是又勾起了你的乡愁呢

乡愁不仅仅可想、可感、可思、可忆,还可品。品的就是味蕾在舌尖上开了花,结成乡愁。杨梅这种有着佳人美颜的果子,它于三四月间悄然开花,绽出一片生命的玫瑰红;又于五六月间俏笑枝头,闪红烁紫、凝翠流碧间,引得游人吃客不思归。杨梅这种神奇的果子,有人说它具有是世界上最妙不可言的味道,我深表赞同。品之甘之如饴,却不一甜到底,这种味道透过味蕾传达给我们的神经,激活了大脑里最深最深的记忆,然后一种撩人心魄的滋味如画卷般在我们的脑海里反复留影定格!

中国人的舌头总是很挑剔的,甚是苛刻,孔子说过,“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  但“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苏大胡子却一度弃竹为吃货,跟人说:“闽广荔枝,西凉葡萄,未若吴越杨梅。”可见杨梅的味道是多么诱人了,更是在文人墨客的笔下让美味盛开,被附着上一层文化的色彩!明朝有位官员因为吃不上故乡的杨梅,逢人便感慨:“自从名系金龟籍,每岁尝时不在家。”一时间,乡愁所至!这个明朝官员的家乡便是那杨梅的故乡——浙江的余姚。在2004年,第一棵杨梅树从那江南水乡来到了贵州高原有塞上江南之称的黔西南望谟的弄林村,扎根开花结果十几载。杨梅树是不是也一样思念着它的故土江南?所以弄林的杨梅甜啊,甜中透着酸!像初恋成忆回不去的从前! 是呀,天地万物有老时,唯有思乡情结年年新,人越老越恋家,乡愁总是不散眷恋。在南方,每逢夏至前后,风景最是漂亮不过:杜鹃花事了,又见知了叫;满山映红,云霞流白,还有飞瀑流泉,可谓是赏心悦目,连耳朵也着实地享受了一回,更何况杨梅还激活了你所有的味蕾!  

“遥望故乡,六月的天空,相思又伴杨梅生。想你的红颜,想你的晶莹,杨梅红了,故人醉了,玫瑰红的杨梅酒更是勾了你的魂……在那酷暑炎炎的夏日午后,凤仙花花枝招展,牵牛花花鼓齐鸣,摘杨梅的人们笑语盈盈,挑着篮子,背着竹篓,纷纷上山劳作了,只有鸟儿不顾知了的聒噪,偃旗息鼓,作着一飞冲天前的准备。于是,满山坡呈现出一派醉人景象:笑声溢满了空气,笑颜染红了天空。杨梅味美色鲜,像吹弹可破的芙蓉面颊。在枝头摇曳、顾盼生辉时,犹似一个柔情的女子在向远方的恋人挥动着一串串紫色风铃。

 大俗大雅是杨梅的风格,无论文人墨客,还是贩夫走卒,遇着杨梅,就像遇着一盘绝世的珍馐。古往今来,赞美杨梅的人比比皆是,尤以宋、明两代最盛,譬如“五月杨梅已满林,初疑一颗值千金。味比河朔葡萄重,色比泸南荔枝深。”又譬如“折来鹤顶红犹湿,剜破龙睛血未干。若使太真知此味,荔枝焉能到长安?”这样的诗句真可谓是不胜枚举。而事实也是如此,采摘杨梅的游客都是乘兴而来,兴尽而返,未有带着失望走的。你看那山民们矫健地登山爬树,气不喘面不红,双手翻飞采摘杨梅,每有客到,乡邻们必先让你吃一个饱,吃完再用井水洗一个畅快的脸,怎能不让人流连忘返?

 每每六月杨梅熟,长年在外漂泊的旅人,心中最想的一定是吃到一颗故乡的杨梅。仿佛只要吃到那酸酸甜甜的杨梅,一颗想家的心便有了依托。有人说,味蕾的形状就像杨梅,是因为它承载了舌尖上的乡愁,这抹乡愁抹不去,那是辗转反侧时烙下了印记。或许是吧。记忆中的那些口感,因岁月老去而历久弥新,于只身远游的路上,时时诱发你“不如归去”的念头。

杨梅,在酷暑难耐的夏日,它不仅仅激活你的味蕾,还有你魂牵梦萦剪不断的乡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